主页 > K生活馆 >──《梦华录》之梦:红翅膀 >

──《梦华录》之梦:红翅膀

K生活馆 来源:http://www.sb9914.com 发布时间:2020-06-10

──《梦华录》之梦:红翅膀

《梦华录》中大部分主角是女性,即便是男性,也篇篇都像《玩偶之家》的娜拉从传统家庭出走后的续作。只是跑出了家庭也没跑进其他地方,真要找个目标,大概也只是跑进微风广场。

比如〈Red Wing〉的谭子咏吧。她像《阿甘正传》里头的阿甘,一旦学会逃跑就漫无止尽地跑。到最后连自己都分不清楚是否在逃。《阿甘正传》是二OO四年的片子,原着小说是讽刺美国历史,结果搬上好莱坞却成了慢跑励志故事。好莱坞总能点石成金,此片也如愿得了奥斯卡金像奖。然而阿甘没有真正跑去哪里。阿甘最后说,人生或许有既定命运,但或许也如同羽毛飘荡。

答案这幺矛盾、这幺简单吗?

谭子咏第一次逃跑,是因为妈妈不肯买Little Twin Stars的髮圈给她,所以直接捏在手中转身就跑。Little Twin Stars是一九七五年被日本电视公司创造出来的卡通人物,根据身世介绍,这对分别拥有蓝髮与粉髮(并名叫KiKi与LaLa)的双胞胎有一位发明家父亲和诗人母亲(非常工整浪漫)。他们原本生存于星辰之间,来到地球是为了带给人类快乐——花钱就能买到快乐。谭子咏或许深知此等道理,被妈妈拒绝时才会如此怨恨。

不过逃跑也不只因为快乐不满足。父母闹婚变,大吵,竟然给了大哭的她一巴掌,她于是穿着拖鞋跑了七条街,满脚是血。结果这一跑竟然勉强跑出好结果。父母没离婚,只是冷淡。算了,哪对夫妻没一点冷淡。

后来所有问题都用逃跑解决了。跑到别人都莫名地恼,还用菸头烫她的脚。与其说是无法理解,或许是忌妒有人得以忽略其中荒谬,真用逃跑解决一切。

但谭子咏也不是没有终点。「谭子咏不跑的时间,几乎全都往商场的世界里溜。在那里她不用跑,没有人认识她、打扰她,没有人理会她。她可以真正慢慢的逛,让眼光流连在五光十色的东西间,储足了钱,就拿一件回家,成为自己的一部分,也不用问准妈妈或谁。」

一个娃娃无数零件。如果现实生活里组装不出自己,商场提供最好的组装部件与说明。谭子咏或许永远搞不清楚谭子咏是谁,但 KiKi 和 LaLa 的身世早已写定,连LaLa在外太空最爱烹调的是「汤」都仔细妥贴。商场是励志书的后乐园,就像谭子咏后来买了当红的Red Wing工作靴,从此跑得更是飞快。

Red Wing原本是一位印地安酋长姓名,因为文化被白人灭绝,只在当地留下一条「Red Wing Street」,后来工厂也沿用此名。Red Wing的产品历史中总会提到此段,彷彿沾染荒野气息,彷彿带来印地安文化。至于被灭绝的还是灭绝。商场不管这事儿。

对了,工作靴和牛仔裤一样,原本是美国西部拓荒时的必要生活品,后来号称愈来愈坚固,但仍然辛劳的工人却再也买不起,在台湾大多仍穿蓝白拖或盗版篮球鞋。荒谬?不荒谬。组装自己是大地游戏的闯关过程,愈是需要愈是遥远,大家才玩得有趣。商场帮你写好了脚本,你只需要真心相信;要是不相信,连痛苦都无人负责。

所以奔跑吧。就像谭子咏逃离追逐她的男孩邝建生。她讨厌邝建生吗?这事儿或许一点也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这双白底方头的红色工作鞋「彷彿可以走进木村拓哉和Puffy的世界,」大地游戏的场景不在现世,「但」只会固定对答的电玩角色在商场「即」可寻得真人版。谭子咏「一个劲儿的跳过地盘围栏,跑上建筑中的行人天桥,越跑越快,越高,越出了天桥和路,和地面,和人世,跑进了一个没有人能追到她的国度。」

在那个国度,KiK与LaLa替她梳头髮,连髮圈都不需要。《玩偶之家》的娜拉偕同当代红男绿女跑出了家庭,跑进了商场,再一次挑战迷失的极限。

那幺如果要我说,阿甘,羽毛的意象还太过浪漫。所谓命运就是红翅膀,无论怎幺飞,总之还是一枚灿亮商标。

参考篇目: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 greg westfall

《梦华录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